十月初冬至

立冬,一场雨就把冷暖分得透彻了,我在南通,刚入几分秋色,北国就雪花漫天飞舞了。
十月的开头,是多雨的。阳光少得连衣服都未干透,就淅淅沥沥的不停歇。也还没来得及去芦苇荡里抓几把田螺,芦花就枯黄了前几日的绿色。在南通,这算深秋了。稻谷低垂着还未碾压成新米,路过一大片水稻的田埂,执起相机,拍下那内敛的深沉。西风卷着银杏叶,落在脚边,还未黄透,也有没褪去的绿色,尽是斑驳的模样,拾掇起肩头的一片,任它在风里吹起。对面的荷塘还有残梗,不见了往日的田田,稀稀疏疏地留着,焦黄了边缘,倒也见得三两只的白鹭,在里边来回踱步。
已然是初冬的节奏了,院墙外的丝瓜藤也枯了,
褐色硕大的丝瓜,孕了一个夏秋,结了好多黑色的籽在瓜絮里。小时候,摘下来晒干,敲打几下,把外面的干皮剥去,露出白色或者米黄的絮。瓜絮是中空的,揉捏几下就掉下黑色的籽,然后把丝瓜絮洗干净,就是天然的钢丝球,可以用它来刷碗,奶奶家,外婆家,还有周遭的邻里家,那时候都会有用这个,后来有了钢丝球,也就渐渐地不用了,偶尔地,还能在外婆的水池边上看到几回。
立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些光景,渐渐地,就远去了。

评论
热度(3)

© 云淡风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