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娑岁月里的花样年华

春天的脚步,乍暖还寒间,踩了好多好多脚印。
路过幼时成长的老宅子,早已经废墟一片,宅基地长满了芦苇,还有野草和洋甘菊。村口的小河里已经不是记忆里的那般清澈了,些许浑浊,些许死沉。老槐树还没发芽,想着他五月的芬芳。
早起,太阳还躲在雾霾后面的云层里,空气倒并没有那么不新鲜,因为在乡下,空气湿漉漉的,还没到暮春蚕豆花夹杂新泥味道的时候。
这个地方,我生活了25年,有人生四分之一的花样年华,在最爱的地方,娑婆岁月,送来了好多人,带走了好些事情。就好像不喜欢吃芹菜,日子久了,尝试一下它的味道,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难以下咽,如今,反而欢喜它的味道。
折了一枝玉兰花,白白的,香香的,很好闻,养在花瓶里,可以静置一段时间。
春日野穹,踏过青草地,粘着泥土,下过几场小雨,过了那些有不变味道的东西弥散开去的时光,花谢了,叶长了,不见许久的孩童,落落大方了。
夏至未至的时候,青桃和枇杷是记忆深处最美的味道,酸涩香甜,你还没来得及留住这味道,初夏便在日长夜短中开始了。你是不是在地里抓了一个小癞蛤蟆。
吵嚷着钓龙虾,折断了旧年的芦苇杆子,扎了细线,捆了两条大蚯蚓,拎着塑料袋和塑料桶就跑。跟着的土狗一路狂奔犬吠,然后躲在树荫下睡觉。
槐花开了,香甜香甜的,听着谁谁说可以吃,摘了一大堆放在课桌里,然后看小蚂蚁在桌上爬。
回家进门闻到的粽香,还未寻见,赶紧跑进厨房,爬高落凳,找了白糖,欢喜沾着吃。最喜欢咬一口尖尖的。
……
似乎这样的日子,少了又少,以至于后来就渐渐没有了。
后来,慢慢长大了,生活变了好多模样,小时候吃的烧饼现在成了美食,尽管那时候也是,可是现在的味道和那时候变了好多,但味道也没变,感觉变了。
哭了,笑了,吵了,闹了,生活中的琐碎渐渐从不搭界成了自己的烦恼,从懵懂无知变成了最好无知,年华老去,似水无痕,却印痕斑驳,花样年华,在这娑婆光影的流年里。
你,可否记得。

评论(4)
热度(7)

© 云淡风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