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的雨

手可摘星辰:

二月的雨,落湿了家门口的小路。
转眼便是清明,江南中的江北,亦开始了淅淅沥沥的春雨。
早春二月,走了一遭,也便走到了尽头,还未到牛毛细雨的三月,此时的雨,落得有些寒凉。
滋润干涸了一个冬季的大地,竹林里的春笋开始争相出土了。我穿过村后的篱笆围栏,耳边沙沙作响。
二月的雨,落在他的坟头,打湿了黑色的墓碑,还没来得及回头,他已经在岁月里开始被人遗忘。英俊的脸定格在永远的二十七八岁。2014年3月29日。他匆匆地欢喜见到出国将近一个月的爱人,可当他还未来得及拥抱得到的时候,一辆金色的朗逸将他从马路对面撞到另一边。他再也没有醒来。后来他弥留之际,闭着眼睛只呢喃了一句谁都没有听见的话,再也没了动静。那个爱人,至今都在埋怨他为何都没有出现,以至于现在都将他忘却,却不知道,他已经离去两年
了。谁也不知道。
二月的雨,落湿了家门口的小路,黑褐色的石子路,铺向远方,还有青色的麦田和立在田间的香樟树,枯瘦的树。
拿起了许多年前的宝蓝色背包,踏上了离家的路,只身在雪堂街,春天的时候,这里也不过和初秋一般的荒芜。人很少罢了。
二月的雨,没有落在脸上,撑起的伞,这个圆周便是我的世界,踏过路面的积水,水花溅在赤裸的脚踝上,凉丝丝的,周遭的行人匆匆,不知道走向何处,我站在那里,看着他们来来往往。
二月,过到了月末,花开了好些,雨也下了好些。

评论
热度(3)
  1. 云淡风轻手可摘星辰 转载了此文字

© 云淡风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