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

岁月走过了两个轮回,哭了笑了又哭了,周围的人,来了走了,又散了,停留不住的,好些匆匆,好些过客,一年又半载,夏秋亦冬春,拍过门前的栏杆,用过每一份的用心,渐渐地,人就少了些新鲜,有些时候,也就淡淡地淡淡地淡没了,冬日里,也停留门口的路口,张望一下,灯火幽暗,不见三两,偶或声音唏嘘,走着走着也不见了。


评论
热度(12)

© 云淡风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