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墅

被梦惊醒,是因为梦里,和你一起去葡萄园里偷葡萄去了。
这是睡得最安稳最深沉的一个夜晚。
多少个夜晚的睡眠加在一起也没有如此这般的酣然,当我拉开窗帘的那一刹那,以为的豁然开朗,却并没有。独墅湖被笼在雾霾里。
坐在图书馆里,阳光穿透穹顶,落在眼前的玻璃桌面上,突然很喜欢这样的场景,就像曾经来过一般,或许此刻来了,今后他年,再也不会来了吧。
来时的路上,经过音乐学院的时候,站在湖边,秋风扬起的芦花,飞舞着,就像是梦里的样子,很美很美。三十六小时后,不再的时候,这里,像梦一般的场景,就可以定格了!
秋风,吹起的落叶,打着旋儿,环卫工人扫起一堆,徒手抓起塞进一个袋子里,还有一个掉落的松果。
锋子说不让我跑去图书馆的时候,我已经坐在那里了,半个小时的光景,想想徒步走到那里,竟也不觉得累,想着要去的地方,起身便离开,一对老夫妇在门口问我独墅湖的教堂在哪里,我凭着印象,说就在图书馆南边不远的地方。而我,绕过弯曲的路之后,耳边听见哗哗的声响,风也更大了,眼前便是独墅湖。
湖面开阔,雾气朦胧,也许是雾霾未散,宛若瑶池仙境,有三三两两的情侣和单身,也有七八个老人,在那里沿着木头栈道,说着他们年轻时,在这里留下的誓言,却早就没了当年的老地方。
看着眼前的独墅湖,就想起了莫愁湖,孤单也好,惆怅也好,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过期,一切都将来了去,去了来,就如那天傍晚锋子说的话,如果都安静,如果都沉静,风和云还在一起。

评论(2)
热度(14)
  1. 花豆云淡风轻 转载了此文字

© 云淡风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