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

他来参加了我的葬礼
我去参加了他的葬礼

我躺在棺木里,没有呼吸
他立在大厅的中央,向我张望
临死前,我哭过,就像出生时那样
他脸上没有挂着泪水,但可以看见泪痕

我站在人群的最尽端
他靠近我的棺木
棕褐色的暗光油漆
没有映衬出周围的悲伤

没有呼吸就隔离了生死
呼吸急促就会鼻酸
我开始觉得躺着的地方很别扭
他的眼泪竟滴落下来

我哭过好多回
有人见过
也有人没见过
他就哭过两三回
我都见过

他戴了一条蛇骨项链
银色的
和我脖子上的一样
他伸手摸着水晶棺盖
手心里的那道疤
熟悉的样子
是我曾经在无数个黑夜里
轻轻抚慰的那般

是的,我已经死了
冰冷干燥的空气
早已经将模样改变了些许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嘈杂
他竟然不顾自己的身份和面子
嚎啕大哭
鼻涕和眼泪一起流下的样子
很滑稽
却是很悲伤

伤心,痛苦,悔恨
高兴,愉悦,欣然

突然周围都安静了
被小车子推着
穿过狭长的甬道
尽头是焚化间

安静了
他跟了进来
工作人员不见了
此刻只是他,
还有一具冰冷的尸体

听不清楚是什么话语
好像都是忏悔的话

我爱你
知晓你的离开
便终日不语
颓废告诉我
你去了,我也会去
等我
不日

后来
只是一个骨灰盒
裹着陀罗尼经被
被安置在木框里
再也无人问津
直到清明

评论(5)
热度(67)

© 云淡风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