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的路

昨夜的路,两三百米的距离,一个人走着,像是走了一个世纪。

没有路灯,四下都是黑夜的颜色,倒也在习惯了黑暗之后,傍着夜空里远处反射过来的光,看得清周遭的建筑和远处灯光里的那个小院。

也许你已经很久没有在黑夜里,独自一人走一段陌生的小路了。

昨夜的路,转了好几个弯,停在陌生路口,看见陌生的你,陌生的他,来来往往,此刻,于斯是陌生的我。

昨夜的路,沿袭着不见的沧桑。晚钟木鱼,音罄维纳,禅院梵呗。前方的寺院隐隐约约,灯火辉煌,此刻应是祝圣庄严吧。

正月的夜,虽早已经立春,但也寒凉。路边的猫,冻得哆嗦,听着我的脚步,窜到路灯那边的树下,倒也不是一个人孤独,唤着它,只听得喵了几声,不见踪迹。莫晓磊发的简讯,龇牙咧嘴的笑,又不知跑哪边和陈尚宫疯快去了。一通电话过去,那端倒也不是嘈杂,又在星巴克,拉着阳阳教他们煮咖啡。

一夜,可以很长,也可以很短。念叨着一些人,一些事,发着呆就是一个过往。莫子过年回来了,和小雅一起回来的,还有小洋和五三。似乎也没有多少变化,要说变了的,也就是我了吧。沉默寡言了,也唠唠叨叨了。现在也越发相信,时间会改变一切。

一夜,昨夜,昨夜的路,走得急了些,把自己落在了梦里。


评论
热度(2)

© 云淡风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