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夜路

站在街边,看着各色小吃,没有任何胃口,对面的那家水饺店,还亮着灯,穿过马路,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快了我一步,推门而进,但他却挡住了门,我跟着进了,同时对他微笑着点头示意,''谢谢'',''不客气''。
就这样,素昧平生,萍水相逢。
也许是过了白露,他穿着一件很薄的卫衣外套,一副黑框的眼镜,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彬彬有礼,书生模样。我们一前一后地点好餐,我坐下的时候,他也在我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他倒也不认生,一句你好,便和我攀谈起来。
出于礼貌,我询问是否可以坐一桌的时候,他很热情地说,''当然可以啊!''然后,我便坐在他的对面,微笑着与他交谈。
这是一个来自安徽合肥的孩子。父母在外地工作,大学毕业,老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便跟着父亲来到这里,因为他父亲的关系,在银行工作。谈话间,竟然认识他父亲的,我没有说,但眼前这位,的确和他父亲的神情,有很多相似。他的父亲,在园区管委会做物业经理,肥的流油的差使,但他们爷俩,都没有丝毫的傲娇,一句话,实在,接地气。
我们吃着水饺,讨论着味道到底正不正。素昧平生,却将我整日的劳累,打消了好些。
我起身要离开,他也微笑着站起来,离开的时候,竟同时说了'很高兴认识你'。当然这是今天第二次说这句话了,和同事在公司楼下,送以为同事离开的时候,握手,微笑着,对她说,祝你今后一切顺利,平安,很高兴认识你。这是相处了半个多月的同事,但感觉送她离开的时候,像是一下子认识很久的一样。
步行着,街灯把影子一个个拉长和缩短,过了白露的夜晚,有些寒凉,皎洁的月光,别了团圆的人儿,有些惨淡,空气里,街边的桂花,沉淀了味道,秋夜里也没有那般浓郁,也甚是沁人。喜欢听远处的犬吠,开久了车,竟不曾想起这淳朴的田园声音了。
推门而入的院子,一盏门口的灯,数年了,常亮至天明,奶奶说,总有和我一样,怕走夜路的人,给他们些许光亮,也是给他们些许希望。

评论(1)
热度(16)
  1. 何以致安宁云淡风轻 转载了此文字

© 云淡风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