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八月

台风云,像棉花糖一样密集的时候,八月,来了。没有下几场大雨,闷热的天,蒸着桑拿行走在烤炉里。雷雨似乎变得很少,也只有在暮夏的时候,来光顾,那是这几年的经验了。
姑婆家的那只白狗死了,奶奶告诉我的时候似乎还有一些激动,那狗养了二十多年了,算是奇迹。打记事起,那狗似乎就是我和妹妹的玩伴,它总是趴在树荫下,耷拉着脑袋,垂着耳朵,时不时眯着眼睛,或看我们一眼,或警觉地抬头。它总是在我回家的路上,跟着我,不远不近,说实话,我怕狗,但就是不怕它,说不出来的原因。它会在我进家门后,在院子里东闻闻西嗅嗅,没注意后,它便已经离开了,就像个守护者一样。只是这么多年,死了,心里有那么一丝凄凉,虽然只是一只土狗,但它比任何犬都值钱。
喜欢乡下玉米地,站在小楼的顶上,一排排列着对伍似的,绿色的样子,是这辈子也抹不去的色彩。
中午无意中抓了一只知了,激动的很,邻居家的小孩儿见着了,嚷着要,装在纱布罩着的塑料瓶里,放了几片绿色的叶子,很好看。
八月中了,过了立秋便在肌理间感触到一丝凉意,早起的阳光依旧,还会很热,夏天的风会把衣服吹干后,再把衣服沾湿,汗水在绿色的衬衣上留下白色的痕渍。笑着笑着就哭了,那是很多年前的一次,现在突然想起,时过境迁,那是拿到第一份工资,1326元,从七月三日一直到八月十五日,每天有多苦多累,没人知晓。
日子,过着过着就快了,但也过着过着就慢了。还没有理清楚一周的琐碎,又把计划排完了,还没有来得及去看一场电影,看着日历翻去的昨页,日子就停滞不前。
总是喜欢把一些话记着,记着记着就忘了,总是想把一些话忘了,忘着忘着就深刻得脱口而出。你因为看见我给他两块糖给你一块糖而生气,你不知道他也曾给过我两块糖,而你一块糖都没舍得给过我。记着是最好的忘记,忘记就会一直记着。还记得第二次坐着的那个座位,却不记得那里的墙上,写过的话,你是否读过。
有的人,没见着时,话很多,见着了,却什么话都没了,哪怕就是安静地坐着,看一眼,微笑或是傻傻,某一刻的独处,是最流连的时光。
写在八月的中旬,剀切觉得日子越来越快,立秋后的白天,似乎短了好些,习惯了匆匆忙忙,也习惯了平平淡淡。
即使八月将这个夏天赶紧了步伐,那所遇见的九月,在美丽的夕阳下,曾经敞开的心扉,馥郁的桂花弥漫空气,复始四季,坚持了那一眼所见,刹那芳华。

评论(6)
热度(6)

© 云淡风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