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眼,刹那芳华

有时候,只是追随了脚步,然后就是不归路。
那一眼,刹那芳华。
阴天,适时地下点雨,路面湿了,青瓦乍一眼黑了,夏天的雨珠会很大,落下来的时候,打在脸上会有点疼,躲在屋子里,透过玻璃窗,看雨水从屋檐上滴落的珠帘。
找了个理由,便站在乡下的田间路上,空气纯净,淡淡的味道里,尽是自然说不出的味道,也看见了家门口的那座坟头,在那里两三年了吧。
时间永远是最忙碌的,它可以替代你所有的计划和念想,它会带走你的思念,也会带走你的落寞,悄悄地留下些许遗憾,或者,有的人踌躇,有的人彷徨。
坐在某间弥漫咖啡香味的小馆,翻着电影杂志,于是看见了这样一段文字:有时候,你想证明给一万个人看,到后来,你发现只得到了一个人的明白,那就够了。这是一段出自''后会无期''的台词,突然就好感慨,也突然明白好些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墙上的字迹,熟悉的,不认识的,还有躲在角落里的某个拉着长脚的字迹。
夏天的法国梧桐,愈发青绿,人民路上,昔日和那几个最好的伙伴在绿荫下追逐的样子,已经不记得是如何了,在午后,渐渐被冷清的人和事,再也不像从前那样的欢愉。
昨夜,做了一个梦,梦里,你说要出国了,再也不会回来,我哭着找遍了每一个我们一起到过的地方,看你是不是骗我故意说的离开,醒来时,枕头都湿了,睁着眼睛,泪水竟是如此的不自觉。
深深爱着,深深刻在心里的感觉,只有是透彻心扉才能体会的。
夏天,风里有朵雨做的云,云被风包围着,拥抱着,就像云深深的爱风一样,习惯它的每一个动作将它吹拂,习惯它的每一个亲吻将它升华。
夏天的风,习惯在黑夜里偷偷告诉孩童时的自己,陪着那些年,在关了灯,伴着西沉的月牙,仰望星空,会对着银河发呆,看见数不清的星星,并不眨眼,我看见过很多次流星,但那时候,许愿什么的,好像都忘记了。那个时候的记忆,就像老太太干瘪的乳房,耷拉了,没有力道的下垂,再也不会那么活力,再也不会那么深刻和迷人。那时候,还没有谁把孔明灯当许愿灯来放飞,如今,也一样没有谁会在夏天的夜晚去放一盏灯,除了有的人,那些怀着梦想的人。
习惯夜深了再入眠,因为知道会有比自己更晚睡的人,也许加班归来的路上,拨来一通电话,又或者发来一道简讯,那是归途温暖的心。等待着,等待着……越来越觉得时间把我变得有点像你了,就连说话的语气和态度,还有挑眉的一个动作,或许,习惯了小心翼翼,就连皱眉的样子,镜子里的那个人,像你吗?我不知道。
习惯一大早就醒了,还是凌晨四五点的样子,天已经煞白,渐渐地蓝起来,就像是小时候去看过的日出。夏天的早晨,似乎来得很早。喜欢看蓝天里的白云,硕大的云朵变幻无常,虽然会被太阳的热烈所折腾,但还是喜欢躲在角落里,看蓝蓝的天空,还有像一条天路一般的长云。
额角的疤,距离它产生的年代,似乎越来越遥远了,但始终不会忘记它。就像手掌心的疤,轻轻摩挲,疼惜它来时的不悦和眼泪。孩童时的我们,似乎更容易用哭喊声来征服周围的世界,长大了,厌烦那样的声音,就像当时别人厌烦孩童时的我们哭喊的那样。
下班了,原本打算约了锋子去吃饭,可是却没有去,第一次爽约,感觉怪怪的,虽然不是自己的风格,但是,特别内疚,后来就直接在夜里十点半的时候,停在了他家路口,没有灯光。
只是去看一眼,那一眼,刹那芳华,停在路边,扬声器里是''倾国倾城'',黑夜,在有风的旷野里,突然就好有意境,也许,只有真正地做了这样一件事情,才会如此激动不已吧!只是,那只是一个人做的事情,别人却不知道,也不会有人想要去知道,说不定某个亮灯的人家,在那里骂句''多逼,大半夜的放音乐神经病''吧!
离开的时候,发了简讯,寥寥数语,未归,当我依旧如同数十次找寻时的那样,失落而归,你可知那黑夜街灯下,孤独的影子,拖得好长,好长……

评论(1)
热度(22)
  1. 云淡风轻云淡风轻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时间札记
  2. 云淡风轻云淡风轻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手可摘星辰

© 云淡风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