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文/云淡风轻(亮仔)
夏至未至看了一半,悄然七月来了。
香樟树的叶子换了一茬儿又一茬儿,开过花的,也结了果。喜欢,香樟树的味道。
半年就这样匆匆地走了,没有来得及回味,时间确实过得快了些,也很久没有秉烛待旦地写几行字,耳边响过七月的第一次雷声,接着第二声雷,倒是没有下雨,空气变得急促起来,夏天的夜晚,有些闷热。
连续三四天的火烧云,朋友圈一下子都成了摄影师,的确,大自然的风起云涌造化,在七月,你会是最欢喜的,学生欢喜,是因为放假了,大人欢喜,是可以多睡会儿懒觉。只是欢喜是他们的,而我什么都没有。
很久以前想写一些回忆录,幼时的童年的,学生时代,亦或是青春叛逆,只是提笔寥寥,发现很多人在笔下没有了存在感,就好像小时候天天腻在一起的邻居,从他上大学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注定分道扬镳,十一年没有再见,平日里也没有了联系。老家拆迁了,很多人和事,也都变了。熟悉的村落,成了四四方方的麦田,一季春麦收获了别人的喜悦,却失落了废墟堆上夏天的孤独。
七月,来过了二三十遭,一遍遍的模样,一遍遍的方式,除了一样的雨季,一样的炎热,还有,一样的赤膊精光。没有一个季节,如此看清一个人的身材。
知了叫了多久,似乎没人去记得,小暑过了两天,没有下几场雨,旱壳子叫了许久都没有谁再看见它的模样,萤火虫没有了,青蛙也少了,蜻蜓也陆陆续续了。院子里爬了好几条西瓜藤,不知道何时种下的籽,若是幸运,但愿还能结几个果实,记忆里的童年,西瓜切开是血红血红的。
这是七月。

评论(2)
热度(6)

© 云淡风轻 | Powered by LOFTER